【渣翻】出处已忘到了马里亚纳海沟

  • 当年夹在日记里翻译的一小段(我以前还真蛮有闲情逸致的)

  • TsengxRufus


闲的无聊去FF看文,结果翻到一篇RufusxReeve的,同人的世界还真是博大精深啊。

看到快结尾时惊见这样一段话:

 

Reeve曾非常吃惊于Rufus和他的Turks们所保持的那种关系。如果非要让他选一个在Rufus的生命中扮演着最接近于父亲角色的人,那毫无疑问便是Tseng了。

但是Tseng来自Wutai——那个遥远的国家。他的处事方法很自然的取决于他所生长的环境,其平日里在调查科的言行与功绩更使其获得了冷酷、自制而思虑缜密的评价。

文雅的谈吐、完美的举止以及如水蛇般狡猾的头脑,这就是Reeve对他的全部印象。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冷漠自持的男人,却对Rufus有着异乎寻常的关心与照顾,尽管他总是努力去掩盖这种不由自主的关怀。

 

Care for!!!作者到底想表达什么!!OMG这可是RR文啊。专门写这样一段话是存心要让人倒戈萌TR么。

话说FF7同人界无论东西方好像都有一种这样的共识,就是主任是社长的保父。难道是因为年龄差的关系?!
 
我果然没有爬墙的天赋,老老实实又倒回TR了。

发现了一个戳中萌点的段子,闷骚的主任和没有安全感但又控制欲超强的小社长:

 

Rufus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Tseng就坐在他的身边。男人的半个身子斜靠在床头,膝上放着打开的笔记本电脑。不过很明显对方并没有在操作这台机器,而是默默地注视着Rufus。这使Rufus心中升起一种古怪的不适感。

“早安。”Tseng平静的说。他没有穿衬衫,显然是刚经过淋浴的头发还没有完全干透,尽管它们已经被扎成平日里常见的马尾的摸样,然而还是有几缕湿漉漉的贴在裸露的脖颈上。

Rufus随意的清了下喉咙作为回应。或许他的第一反应有点莫名其妙,但这画面确实不完全使他感到愉快——他不是一个惯于早起的人,而Tseng却能在像这样的清晨里保持清醒并且工作,这使得Rufus感到心里有一种模糊的恼人情绪在沸腾。

对于Rufus敷衍的态度Tseng并没有生气,而是点了点头表示收到转而将注意力放回膝上的电脑并开始工作。一时间房间里只能听到手指敲击键盘的“咔咔”声。

Rufus还没有完全清醒,他迷迷糊糊的想着到底是什么使得自己在刚清醒时感到异样的不快,在漫无边际的思考了好几分钟后耳畔的规律声响才激起了他的注意。

对了,是声音。

Rufus清醒的时候没有听见任何声音,因为Tseng并没有在工作,而是一直静静的看着熟睡中的他。

这是使Rufus感到不快的源头,Tseng在看着他,但他却完全不知道。

………… …………

Tseng还在睡着。

Rufus努力使自己保持清醒,借着透过窗帘落下的微弱晨光看着身旁的男人。

Tseng的头发罕见的松散着,随意的搭在白色的枕面上。唇角也不若平时那样紧绷,而是微微开启着吐出轻浅的呼吸。他的双眼紧闭着,只有睫毛偶尔轻轻的颤动,在颊上落下一片浅浅的阴影。没有任何迹象显示它们会随时睁开。

Tseng很好看,Rufus是真心这么觉得。不是那种通常意义上被当做世间参照般的英俊,而是更真实的。清醒的时候,Tseng是优雅而致命的,仿佛精致的刀锋般锐利;而睡着的时候,他却看起来更柔和,更令人心动。有一瞬间,Rufus分辨不出它们哪一个才是假象。

尽管他知道,只有永远保持怀疑才是最安全的。

曾经Rufus也想看到这样不戴任何面具的Tseng,现在想想,却发觉这念头有多么愚蠢与孩子气。有的时候,他觉得自己仍然保有了太多的天真,认为许多事情的发展是那么理所当然的应该符合自己的意愿。被宠坏的ShinRa继承人玩游戏从来不需要在意后果。

考虑后果并作出谨慎的安排是Tseng最擅长的事情。

Rufus靠回柔软的枕头,再多几小时的睡眠并不会对他造成什么损害,他宁愿Tseng永远不知道他曾醒过。

他将会成为社长,毫无疑问的。但是,当脑海里浮现出黑发的男人用充满期待的目光静静的注视着自己的画面之时,他明白,自己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评论
热度 ( 3 )

© 血河红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