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翻】breaking

  • 作者:Lady lilliana

  • TsengxRufus


浅白的日光透过百叶窗落在凌乱的金发上。

这间屋子朴素而陈旧,家具全是灰色的,床是硬的,床单又薄又旧,有些地方还打了补丁。在这冷寂空旷的房间中,继承了世界的孩子孤独的在死亡边缘挣扎。

不,不是完全的孤独。

门吱呀一声被打开了,刻意放轻的脚步踏过磨损严重但却干净的地板。Rufus半睁开眼睛看着从黑暗中向他走来的高大男子——手上端着盘子,看起来更像个医生而非暗杀者。Turks的主任Tseng跪在床边,几丝黑发垂落在他眼前,当他感觉到他的社长的额头一片冰凉时不禁皱起了眉头。一些黑色的液体浸透了对方缠在左眼的绷带,它们将不得不被更换。

Tseng没有丝毫抱怨,只是默默的更换绷带。

当绷带完全解下时,他注视着那决然的望着天花板的漂亮双瞳,一时间几乎忘了自己手上正在进行的工作。

终于将新的绷带缠覆好,他端来一小杯水凑到年轻社长的唇边,而Rufus却略微退缩的别过头,使清凉的液体汇成细流淌下他的下颌。

“社长?”Tseng平稳的声音染上了一丝担忧:“社长,您需要喝水,如果您拒绝摄入能量,那就永远也无法恢复。”

一阵短暂的沉默后,Rufus干裂的双唇间吐出了话语,那声音虚弱而沙哑,伴着急促的呼吸。

“何必费事?”他反问道,脸上是什么都不在乎的神情。

“社长?”Tseng原来的工作中从来不包括照顾病人,现在他却希望他曾拥有这种经验。

“我说过了,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花费你所有的时间来照顾我这个废人?这有许多人需要我的药品,他们可以因此获救,但你却在这里,救我这个已经强弩之末的人。”

“您并不是强努之末,社长,我从来没有这样认为。我从没有怀疑过您能战胜星痕症候群。”

“Tseng ,看看我。我无法走路,无法独自进食,无法入眠,我甚至几乎什么也看不见。为什么我还要麻烦的去试图生存?我不蠢,Tseng,我知道我快死了。”

Tseng凝视着青年。“如果这就是您的想法,社长。”他的话语中结了一层冰:“那么您最好现在就放弃。您曾因为坚定的活下来的决心而挺过WEAPON对神罗公司的袭击,现在您也可以。我对您有更大的期望,社长。请放弃这种幼稚的想法,您本可以战斗,但您却听天由命,这难道就是世界的统治者应该做的吗?!”

Rufus意识到了他的话是多大的伤害了Tseng,当这个男人在古代种神殿遭遇了Sephiroth时,没有人指望他能活下来。

“这个世界不需要我的统治,这个世界没有人需要我的存在。”

“但是我需要。”Tseng温柔的说,一阵静默。Rufus突然意识到,这个正跪在他身畔的无条件忠诚的男子,是会永远待在他身边的,即使他一无所有。

“我渴了。”Tseng勾起唇角,重新举起杯子凑近Rufus的双唇,这一回没有丝毫的阻力。

慢慢喝完水后,年轻的社长的呼吸变得缓慢而平稳起来。Tseng俯下身看着对方平静的睡颜,轻轻整了整略显单薄的被子和新换的干净绷带,他宠溺的看着这个他守护了一生的孩子,某种意义上来说,Tseng就像Rufus的父亲。

出于习惯,Tseng拢了拢垂散在年轻社长额前的金色发丝,小心的,在不吵醒这孩子的情况下,俯下身子在他额上落下一个轻柔的吻,他渴望能给Rufus他从未拥有过的疼爱。

然后他起身离开,在门边停下。Rufus是个斗士,他一定能够恢复健康。


Fin.

评论
热度 ( 1 )

© 血河红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