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翻】Oresteia

  • 作者:klytaemnestra

  • TsengxRufus

  

Tseng在一旁默默的看着Rufus,年轻的副社长站在落地窗前,洁白的指尖在上面划着无意义的弧度,魔晃能源的繁华灯光映亮了他美丽的侧脸。

 

“他羞辱我,Tseng。”Rufus低声抱怨,伏特加在右手的玻璃酒杯中轻轻晃动。他想或许Tseng已经听说了,毕竟流言已经在整个公司中迅速传开。

“我知道。”Tseng移动脚步,可靠的高大影子从背后笼罩住了他。

他们用含沙射影的问题与小心翼翼的措辞去破坏他作为继承人的名声与信誉。Rufus几乎可以看到那些隐藏在不满背后的自鸣得意。“整个Midgar一定都认为我是个无能者。”Rufus叹了口气,Tseng发誓他从没听过他的爱人如此低落的声音。

“Rufus大人,这种想法几天之后就不会有人再持有了。”他安慰道,尽量掩饰他对President的愤怒,他纳闷Rufus怎么会拥有这样一个父亲,他对待Rufus的态度不像是在对待儿子而更像是在对待一样投资品。

“哼,他们就是些穿着昂贵西装的秃鹰,他们攻击我。”Rufus沮丧的将金色的脑袋靠在玻璃上:“我的父亲也讨厌我……”

Rufus快速成长带来的不稳定性受到了极度的关注,自从Junon回来后他变得更加冷漠了。Tseng疑惑的发现正是President Shinra扼杀了他的爱人体内激情的火花,让他变得冷酷无情。

“他的一切都将是我的,Midgar,任何我喜欢的东西……”Rufus修长的手指沿着流溢的灯光在玻璃上勾勒着出他所钟爱城市的轮廓:“即使是你。”青年一时间看起来仿佛要被那些冰冷沉重的中伤压垮了,然而下一瞬间他却转过头,唇边挂着挑衅的笑容:“我想看到他卑微的祈求我,为了请我施予他他曾否定我的一切。”

“他的日子不多了,Rufus大人,没有人可以在没有影响力之后还能继续活下去。”最近愈演愈烈的恐怖活动证明了这点。公正的审判,这老混蛋会得到他应有的惩罚。他只是担心Rufus将不得不被迫偿还他父亲对世人所欠下的债。

“不是他就是我。”Rufus重新靠回玻璃,闭上眼感受着酒精在喉咙中灼烧的感觉。

Tseng忧虑着政变的结果,President仍然拥有着公司内部大多数人的支持,而失败将会导致一场伪装精细的暗杀,即使他没有蠢到,或足够傲慢到去杀死他唯一的儿子和继承人。不过直升机坠机的确是个不幸的事件,可以很轻易的掩盖住受害人已经死亡一段时间的事实。

Rufus曾被认为是天真而无害的,威胁也会很容易被忽视,因为被派去监视的Turks已经成了Rufus的心腹。

“我希望您能等待时机,Rufus大人。但是,如果您决定要做这件事,我将会听从您的吩咐。”忠诚到底,他愿意忽视那些疯狂去参与策划的一部分,如果这计划可以拯救男孩的神智。

Rufus发出空洞的笑声,跌跌绊绊的走了几步,最终跌入黑发Turks的怀抱:“您醉了。”Tseng温和的指出。

Rufus放松身体将头靠在Tseng的肩上:“我想杀了他,Tseng。”那声音几乎比呼吸还轻,他抬起头,清澈的蓝色瞳孔深处是一片虚无:“……还有我自己。”

令人战栗的话语自粉色的双唇中吐出,Tseng在Rufus想别开视线前先一步攒住了那尖细的下巴强迫对方抬头,黑色的眼睛中燃烧着隐晦的愤怒:“你听我说!”他命令道:“是什么让你想要放弃?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我累了,我对这一切都感到厌倦,如果继续下去的话说不定我会像Sephiroth一样疯掉的。”Rufus有些畏缩,伸手覆在脸颊上因为想起五年前的事件而有些颤抖的温暖手掌上。

“不。”Tseng的灰败的脸色慢慢变得坚定:“我不会让你变成那样的。”他低首轻吻Rufus的面颊,包含着浓浓的歉意与占有欲。他要从ShinRa偷走那些心神,他们将不再束缚Rufus。如果它意味着背叛,那就这样吧。

或许,他们其实都已疯了。

 


 

Fin.

 


评论
热度 ( 1 )

© 血河红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