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翻】Défaite

  • 作者:klytaemnestra

  • TsengxRufus

  • 现在看看觉得有点……社长不是那种会寻死的人

 

“我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Rufus低语,指尖循着左手黑色的斑迹摩挲。它们的大多数隐藏在衣袖与绷带下,无可否认的昭示着年轻统治者身上所发生的病变。

“社长,目前只在四号区和二号区发现有死亡病例,是极个别的情况,但——”

这是绝佳的残酷讽刺,在末日幸存下来的生命竟将被星痕症缓慢的消磨殆尽。他有些好奇Tseng是如何在那些孤独的夜晚借酒浇愁,让他自己接受这糟糕的事实:他终会发现他于某一天将不得不屈服于这奇怪的癌症,亦或是抢先以自己的方式去迎接死亡。

哪一种对他们来说更加容易?

他知道答案,他曾不止一次发现自己在恍惚间握着Tseng的枪,思考是应该无声的结束自己的生命还是先打电话告诉Tseng他很抱歉,他爱他,但这就是最好的办法。但他并非天生有自杀倾向并且他知道他不能以这种方式来承认失败。Tseng不会允许他承认失败的,尽管他知道他的爱人最终将会做何选择。

是的,他怀疑Tseng知道,因为他曾有一次粗心的将还没来得及拉回保险栓的枪顺手放在了旁边的桌子上。但Tseng什么也没说。或许,他笃定Rufus最终不会用枪来作为逃避的手段。

然而星痕症已使他高傲自负的心逐渐变得空虚。

他发现这些都不重要,再没有什么是重要的了,包括他自己,包括ShinRa, Midgar或整个星球的命运。

当Tseng回来时这个房间仍然一片漆黑,只有空洞的脚步声显示着他的到来。他注意到Rufus脸上的忧郁神情,却什么也没说只是默默的给自己倒了杯清水。

星痕症正在慢慢的杀死他们。

黑发的Turks走向窗前,看着深蓝色夜空中燃烧的白色星子。

“在Midgar你是看不到星星的。”Rufus的声音几乎像是自言自语般的呢喃。Tseng转过头,专注的凝视着他被月色所浸染而显得有些苍白的美丽侧面。

“确实。”他伸出左手与Rufus十指交扣。

Rufus垂下眼望着他们交缠的手指,低低的叹了口气。

“我们会打败它的,Rufus大人,我发誓。”

空洞的言辞不再有任何意义。

Tseng俯下身轻触金发王子柔软的双唇,但Rufus却别开了脸:“不要碰我,”恐惧与自我厌恶的情绪充斥在他的声音中:“拜托。”他在恐惧着星痕症,或者其他更多的东西……

但是Tseng却没有听从他的话语,而是伸出手臂环住他爱人的肩膀并把他拉得更近。整个过程中Rufus只是盯着对方黑色西装下的枪套,他的手不由自主的伸向它们。这将是多么简单,只要弯曲手指扣下扳机,他就可以从这个人间地狱中解放了。

他靠在爱人的怀里抬头轻啄对方的唇瓣,伴着温柔的低语悄悄的拉开了保险栓:“原谅我。”

空洞的咔嗒声回荡在寂静的室内。

预想中的解脱并没有来临。

Tseng伸手包覆住Rufus握着枪的修长十指,空弹夹弹出手枪,落在暗色的地毯上。黑色的双瞳变得幽深:“不要以为我会这么大意,Rufus大人。”他收拢双臂将怀中的青年抱的更紧。


“你不是一个会轻易认输的人。”

Tseng是对的,他一直都是对的。

“我们能打败这些的,你明白吗?”

“是啊,即使它会把我烦死。”Rufus自嘲的说道。认命的松开手让枪随意的掉落在地板上,然后回抱住那个斜靠在床头紧紧搂着他的Turks:“让我感觉自己还活着。”他将脸埋入Tseng漆黑的长发中低语:“让我在乎……”

Tseng拉下覆盖着他身躯的衣服,湿润的吻流连在白皙的脖颈与肩膀,尽量小心的不弄乱绷带。当最终进入时Rufus终于忍不住断断续续小声啜泣,泪水沿着面颊滑落。他的身体随着Tseng律动的节奏起伏着,直到因为再也无法承受的快感而弓起优美的弧度。

他们相拥着躺在一起,身心尚迷失在甜美的余韵中。Rufus窝在Tseng的怀里安静的注视着眼前的黑暗,温和的呼吸拂过对方的锁骨。

这就是为什么他还在坚持,尽管只是在短暂的时刻里感觉到生命的存在。

他绝对不会承认失败。毕竟他是ShinRa。

他绝对不会安静的离开。

 


Fin.

评论
热度 ( 6 )

© 血河红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