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翻】One does not say must to princes

  • 作者:Kaesteranya

  • TsengxRufus

  • 才知道百度空间关闭了。中二时期屯的文换个地儿存起来~


“我绝对不要吃这些药!它们尝起来恶心的要死!”

“少爷……”

 

坠落。


Tseng打开门时药瓶正堪堪擦过耳际在他身后的墙壁上砸了个粉碎,黑发的男人无奈的看了眼背后的惨状。

然而屋内的情况也并不比外面好到哪去,因为房子的少主人似乎并不体谅他的仆人们的难处。

“少爷,喝了它您的病才能治好。”

“不要!把这玩意儿拿走!”

将自己整个都蒙在毯子里的小少爷伸出手胡乱的挥舞。老管家被逼的后退了几步,正无法可施时余光扫到了从门口走近的男人。Tseng冲老管家点点头,然后挥手让一干看到他出现而露出如蒙大赦般表情的仆人们退出了房间。

等到所有人都离开后,Tseng才轻轻拖来一只椅子在床边坐下。

“Rufus大人?是我,Tseng。管家他们都离开了,现在这里只有咱们两个人。”没有得到预想中的回应,Tseng只好大着胆子拉开薄毯,看到九岁的Rufus蜷缩在里面,头发濡湿着,脸颊也有些潮红。

他担忧的抚上对方的额头,男孩闭上眼睛微微向他所在的方向蹭了蹭。

“您不能一直这么固执,Rufus大人。”

“我不信任他们,我只想要你呆在这里。”

“我不可能一直呆在这儿。”

“为什么?”

“你的父亲—”

“好了!别说了!”

Tseng陷入了沉默。

就这样静静的呆了几分钟,Tseng决定还是去浴室把水盆和毛巾拿来比较好,然而刚站起身,就被Rufus拽住了衣服下摆。

“别去,有你的手就足够了,就这样……这样一直放在我额头上。”

Tseng重新坐下来,默默地将手覆上Rufus的额头。

 

***

“您在想什么。Tseng先生?”

“…没什么。社长现在情况如何?”

“病情又稳定下来了,他现在正睡着。…主任,他…他有问起你。”

Tseng没有答话,而是点点头向Elena道别,离开了等候区。

 

Tseng从灯光炫目的大厅进入阴凉黑暗的总统套间,充斥着血、防腐剂和药物的空气立刻扑面而来。

世界的统治者正静静的躺在床上,白色的绷带缠在他的额头与左眼上,像个病态的漂亮人偶。

当Tseng坐在床边将手覆上他的额头时,Rufus似乎扬起了嘴角,在睡梦中呢喃着他的名字。

他的皮肤那么冰凉。

Tseng努力控制自己不要去想。他听着对方微弱的呼吸声,仿佛这样就能让他不至于陷入绝望。

他就这样静静的呆着,一动不动,直到夜幕散去也没有离开。


Fin.

评论
热度 ( 3 )

© 血河红袖 | Powered by LOFTER